星辰变英雄救狗熊 那些平平淡淡的小故事

作者:bakepng来源:发布时间:2011-06-09 16:52:37

  苏夜有一次在游戏里问叶尔:“你为什么喜欢我?”——那时候,他们已经是星辰变OL里名动四方的人物,这样回头再看两人相识,苏夜很有些沧海桑田的感慨。叶尔却没有他的多愁善感,对他的一腔旖旎心思浑然不觉,刻薄依旧:“因为瞎了眼,所以喜欢你。”

  叶尔第一次瞧见苏夜时,他正被一只小怪追得鸡飞狗跳。明明不过是街边的小怪,他却被追得狼狈不已,状貌苦不堪言。清虚这个职业,素来IMBA,所谓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狠角色。他真是很难想象,竟然有人能把清虚玩到这么渣的地步——竟然随随便便就被一只小怪欺负。

  事实上,被怪欺负这事儿,苏夜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了。自打进游戏以来,他就是走出三步就不记得交任务NPC的人物。俗语说死着死着就淡定了,所以今次他也十分淡定的等着怪将他弄死。他正摆出“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”的姿态,谁料到光芒一闪,那淫笑着冲掉他面前的怪先躺了。

  以后的岁月里,他们大概会感谢这只苏夜当时感觉起来强大堪比奥特曼的小怪,正是这只领了便当的奥特曼,创造出了一段“英雄救狗熊”的佳话,为他们“美好”的故事,掀开了第一页。当真十分美妙。

  苏夜一直记得尴尬的相遇,所谓刻骨铭心。人家分居两地午夜梦回都想起的是那些甜蜜的时光。唯独他脑中飘过的,是丢人现眼——他对叶尔说的第一句话,充满了他的风格的傻气,道是:“你在看什么?”而叶尔的回答,同样属于他自己独有的刻薄:“我是看,这怪真是可怜。”

  如叶尔所料,苏夜是小白,玩星辰变之前没有任何的网游经验,他玩这个游戏,也只是因为追着看小说看疯了,才兴冲冲的跑了进来。一无操作二无装备三无靠山,情状如何悲惨,可想而知。只是,这样一个典型的三无人员,在小白里也算是难得一见的白了,极品得让人无语凝噎。

  虽然没有性别歧视,但是常理上来说,爷们的操作,的确比妹子们要好。但是很明显,苏夜不属于常理的范畴——这货的操作实在悲惨得让人不忍注目。打怪没打两下这位兄台便开始战略性跑路,问题跑路的线路却通常有问题——他想都不想笔直的往怪堆里钻去了,结局当然是被怪群殴致死。

  叶尔并非善类,更不是乐于助人的好人。因此,他自己都很想不通,为什么要收苏夜当徒弟。唯一可以确定的是,他给自己找了个大麻烦,这个徒儿是典型的引怪死不休类型。这边厢的怪还未清完,一扭头又见苏夜拉着一串形形色色的怪高喊着“9999999…。”飞奔而过,当真让人闹不住。

  叶尔玩的是赤阳,兵器是大剑与枪。其实这个职业并不算仙风道骨,因着用枪,教人想起埋骨黄沙的边关战士,平白添了几分豪迈与凡俗。只是,叶尔偏偏有种力量,将这么笨拙的角色玩得气定神闲飘逸出尘。苏夜知道,这无关操作与职业,而是——气质。

  这份气质叫苏夜也艳羡不已。他暗暗下定决心,总有一日将清虚也玩得仙风道骨游刃有余。偶尔也会想象自己蓝袍翩跹,气定神闲的样子,一剑光寒九州的风姿,难免陶陶然。谁知这事无意间教叶尔听去,却是付之一笑,不以为然的回道:“洗洗睡吧,别发白日梦了。”

  对于每一个新手来说,最悲剧的事情是有一个刻薄的师父,还有比这杯具的事,则是这个师父最爱取笑的对象是自己。这两杯具摆一起构成了苏夜茶几的游戏生活。好在苏夜心宽,每每被叶尔气得要删号以谢天下时,他就想想秦羽,顿时觉得天将降大任于斯人,无疑他日后必成大事。

  这个想法没有例外的又一次遭到了叶尔的嘲笑,理由之一是,苏夜没有这个运气。叶尔的原话如下说:“你当天下第一随随便便就能混到的?秦羽什么运气?下副本那摸得都是紫装啊,那么强大的装备,你拿钱都砸不出来。凭你那黑手气场,能摸出件大街上人人都穿的就不错了。”

  理由之二则是,凭苏夜的“臭脾气”交不到那么厉害的朋友。“人家上头有人,”叶尔如是说,“除非你能认识盛大的GM,让他直接给你改数据,其他想都不要想。”苏夜本想说:“其实你够厉害了。”听了这话之后生生吞下,毫不示弱:“也对,有你这等损友拖后腿么,我能变得秦羽那么牛才怪。”

  苏夜一直记得尴尬的相遇,所谓刻骨铭心。人家分居两地午夜梦回都想起的是那些甜蜜的时光。唯独他脑中飘过的,是丢人现眼——他对叶尔说的第一句话,充满了他的风格的傻气,道是:“你在看什么?”而叶尔的回答,同样属于他自己独有的刻薄:“我是看,这怪真是可怜。”

网友评论